Author Archives: arrixz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X200的硬盘接口是SATA 1.5Gb/s还是SATA 3Gb/s

今天升级了驱动。在Intel Matrix Storage Console中看到笔记本(ThinkPad X200)硬盘(Seagate Momentus 5400.4 ST9160827AS) 运行在“SATA第一代” (Generation 1)传输模式,NCQ支持却是Yes。印象中不是只有“SATA第二代”才支持NCQ吗?觉得奇怪,便用其他软件看了看。 HWiNFO32显示Drive Controller为Serial ATA 1.5Gb/s。 EVEREST Corporate Edition显示Device Type为SATA,但ATA Device Physical Info中的Interface却又是SATA-II。 到底是SATA I还是SATA II?Seagate网站明确说明这款硬盘接口为SATA 3.0Gb/s。Product manual PDF文档又说突发传输速率最高是150MB/s,自相矛盾。 干脆拆下硬盘。表签上白底黑字写着1.5 Gb/sec。 我想起Seagate曾经在支持SATA 3Gb/s的硬盘上默认设置跳线,将传输速率限制在1.5Gb/s,以免在不支持3Gb/s的主机不兼容。 这块硬盘上果然也有个跳线。移除跳线后开机。所有软件都显示硬盘运行在SATA II传输模式。 以下是两种传输模式的对比。 HD Tach测试表明,突发传输速率大幅提高,超过了150MB/s。但平均传输速率不变。    HD Tune也显示突发传输速率增大,平均传输速率不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 and Internet | 19 Comments

巴西木、龟背竹、芦荟和浩小飞之花

2009-3-29 巴西木、龟背竹、芦荟和浩小飞之花 棕北国际的浩小飞之花 这是一株完全不受自身处境和理解力局限性困扰的花。因此没有什么可说的。值得一提的是它的主人。 此花的主人与我相当重合。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也会看了烂片后推荐给别人,然后幸灾乐祸地等着“人声顶肺”。我们的交集大概包括德芙纯黑、麦乐鸡、编程语言、计算机科学、近代物理和一些“玄之又玄”的异端邪说。我们甚至共同期盼着人类末日,并会在LHC开机后失望地对自己说:“what? nothing happened?!” 将量子理论和藏传佛教联系起来的趣味是令人愉快的,不管你是民科还是科民。我们自视小白,各自悄悄地把stumbleupon的programming类别从头stumble到尾。在这样的状态下,写小代码便成了让人极其苦恼的事情。我如同rails上的一辆煤车,灰头土脸地爬来爬去。跟一堆浏览器混战之后又化作firebug,在史前巨兽的牙缝和guts里穿梭。有时我也像moe一样,歇斯底里地擦掉注释中的WTF和F。 这盆突如其来的小花曾几次被我挽救于干旱,却终究没能随我们离开俯瞰城南的阳台,也没能跟随主人去到忙碌繁华上海。 长城锦苑的芦荟 我在芦荟上花了不少精力,却始终不能让它长好。芦荟是一种复杂而有些鲁莽的植物。它过度的伸展会让杆承受不起力矩。它的锯齿会刺伤自己。 皇家花园的龟背竹 一天,一帮手持利器的狂徒冲进一个杂草丛生的园子,见了高过地面一寸的东西就是一阵无限制武术般的旋风斩。当我发现那棵龟背竹的时候,没命地喊:“那不是杂草!那是…”    “啊?不是啊?…” 3根强壮的枝叶应声落地,只留下一簇断面。我蹲下看了看,然后绝望而沮丧地离开。随后是惨绝虫寰的化学武器从天而降。直到3天后,最顽强的长顎蚁还在土里挣扎。那时的惨象令我印象深刻。 万物复苏的季节里,神奇的生命力在龟背竹的残骸里孕成了一卷叶芽,从此她便成了我的特别关照对象。清晨给她浇水,雨后为她捉掉蜗牛,日日日灸时为她撑伞。终于,这卷叶芽摇摇晃晃地展开了新绿的太阳能电池板并召唤了新的叶芽!那时的喜悦令我印象深刻。 龟背竹就在厨房窗外,她一定记得我们每顿饭的气味,尤其是干煸辣椒。宽大的叶片成了懒猫的遮阳伞。懒猫是名符其实的,它会用一种令你羡慕的舒展的姿态躺在地上,即便有菜粉蝶在眼前跃动也舍不得申下爪子。 中华家园的巴西木 巴西木孤零零地站在阳台上,透过落地窗看着对面红色彩砖外墙的漂亮房子。靠下面的叶子都枯黄了,像疯婆子的头发。我总觉得这棵巴西木是沦落到市井的贵族,忧虑而不得脱。它能听到我们每天的晨会,当然从不发言。它很容易进入我的视线,我烦躁时常常讨厌看到这种让人想起干旱和酷热的叶子带锯齿的植物。然而我非常恐惧某一天会看不到它,它是房间里唯一的绿色。

Posted in Life | Leave a comment

我愿做一棵树,或是宇航员

— 记周末加班路上的意识流 我是一个不喜欢在外闯荡的人。我不习惯外面的食宿,总觉得住得不干净、吃得不卫生。我觉得牛肉有臊味儿、羊肉有膻味儿。我讨厌牛奶,因此不会去西藏、蒙古、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 我也不喜欢旅游。人头攒动的景区、矫揉造作的景点和无据可依的商品价格让我看到规划开发的愚昧、混乱和贪婪。 我愿意呆在家里,独自思考,一动不动。就像一棵树,一颗在城市里的树。看惯秋月春风、人来人往和车马喧嚣却不为所动 — 事实上树不能动,只有在微风吹来时才和着节拍轻轻颤动,抖落附在叶片上的灰尘。一颗长在灰堆里的树,总是仰望着天空,每每看到一片蓝天就兴奋得忘乎所以。 树不用为生计奔波,只需要天地的灵气就可以生长。树也不必考虑社会责任感,只要活着就在维持大气构成。树有充足的时间思考、思考和思考。 我却又喜欢旅行和探索,厌恶着江湖却向往着大海。那个被称作“这一伟大时刻”的镜头,我也看了 — 杨利伟打开舱门、调整姿态、然后对着镜头招手。那一刻,我仿佛觉自己就是那个航天员,这就是当时占据我头脑的全部思考。然而我又清晰地知道那不是我,因为我一定无暇招手。我看到无法想象的空旷和这个一眼就能认出的透着蓝色光亮的行星。它形成于46亿年前,呈现眼前这般景象也有超过4亿之久。如今,陆地表面的人数比它的年龄还多,他们就像池中的鱼,终日游来游去、忙忙碌碌却又无所事事。人类给地球的改变看起来只是给向阳面减少了一些绿色、给背阳面增加了一点微光。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Mac Mini (Intel) 升级内存

为了试一试 iPhone 开发,我在 Mac Mini (Intel Core Solo 1.5GHz + 512MB RAM) 上装了 Mac OS X 10.5.6 (Leopard) 和 iPhone SDK 2.2.1。  From Mac Mini 写了个Hello world,发现慢得吓人。一看free memory只有10MB,方知事态严重。 From Mac Mini 有人已经成功给Mac Mini加内存,我准备效仿。工具备齐。 From Mac Mini 请来猛男用刮刀撬开盖子。从底部边缘接缝处插入,然后向上撬。既要小心,也要用力。前面有4个塑料卡扣,侧面各有6个。饭盒盖松开了! From Mac Min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s and Internet | 3 Comments

C# 3.0 一行求方差

某python程序员说用C#求方差需要五十行。于是我试了试 pythondef variance (*l):      return sum([(i – sum(l) * 1.0 / len(l)) ** 2 for i in l]) / len(l) C# Func<List<double>, double> variance = numbers => (from n in numbers select Math.Pow((n – numbers.Sum() / numbers.Count), 2)).Sum() / numbers.Coun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ET | Leave a comment

三角形拼图 这怎么可能?

我看了半天没看出破绽,于是用Canvas + jQuery UI做了个网页拼图,拼了半天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我讨厌剧透,所以贴出代码占位,以免想独立思考的同学意外看到答案。 <!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HTML 4.01//EN" "http://www.w3.org/TR/html4/strict.dtd"&gt; <html> <head> <meta http-equiv="Content-Type" content="text/html; charset=utf-8" /> <title>Missing Square?</title>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query.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ui.cor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ui.draggabl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missingsquare.js"></script> </head> <body> <div style="float:left"><img src="missingsquare.jpg"/></div> <div style="float:lef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无耻的电信、百度和万恶的搜索劫持

我的IE7、Firefox搜索栏明明指定用Google,却每次都莫名其妙地来到baidu?!奇了怪了。仔细看了一下,用IE7搜索rogue,首先来到 http://www.google.com/search?hl=zh-CN&q=rogue&lr= 然后就公然直奔 http://www.baidu.com/s?tn=sctfol_pg&wd=rogue 用记事本打开 http://www.google.com/search?hl=zh-CN&q=rogue&lr= <html><body><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http://125.64.31.13/sv1.js’></scrip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location.href="http://www.baidu.com/s?tn=sctfol_pg&wd=rogue&quot;;</script></body><ml> 真相大白,憎恨的目光直指电信。若光是流氓也罢,还要把最后一个closing tag写成<ml>,饥渴了? 顺便看看 http://125.64.31.13/sv1.js var _rsIM='<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125.64.31.13:81/push.js?W’+window.screen.width +’H’+window.screen.height+’"><\/scr’+’ipt>’;document.write(_rsIM); 网页载入前的push广告可能就来源于此吧。 顺便提一下,baidu也曾被劫持到电信的144搜索…… 解决办法 firefox 打开firefox安装目录\searchplugins\google.xml 把这行删掉<MozParam name="client" condition="defaultEngine" trueValue="firefox-a" falseValue="firefox"/>(其实修改方法很多,只要逃过劫持程序的特征捕捉就OK) 重启firefox IE7 没仔细研究,我总之到这个页面 http://www.microsoft.com/windows/ie/searchguide/en-en/default.mspx 重新添加一次Google就行了(要先删除旧的)

Posted in Computers and Internet | 3 Comments

换了一颗芯

四月暖阳,春风拂面,好梦留人睡。不光人不觉晓,连电脑也懒散了起来。启动VMWare虚拟机,顿觉performance如中国A股。于是动了歹念,密谋把某PM & QA有志青年的4000+和我的3600+对换。 两颗芯同出名门AMD Athlon 64 X2。4000+默认主频2100MHz,有521KB x 2的L2 cache。3600+默认主频2000MHz,可惜L2 cache遭阉割,只有256KB x 2。 ……此处省略把两颗CPU放到一起分不清、用淋浴喷头冲洗散热片(锦苑入住率低,水压好大!)等细节…… 作案完毕,开机得意,忽遇黑屏关机,莫非老天有眼?进BIOS看CPU温度在66°C~68°C间浮动,而Shutdown Temperature是70°C,真是一颗炽热的芯。摸了摸散热片,凉凉的。怀疑是老BIOS读新CPU温度有误,更新BIOS后,CPU温度立刻回落到31°C (如中国A股again-_-) 作为假文艺青年伪民科兼PC DIYer,换了芯怎能不超频?把FSB从200打到230,开机CPU主频2415MHz。 DRAM频率是345MHz,用了CPU主频的7分频。我的四根PQI DDR2 667可以稳上920。用之则为虎。DRAM频率设为2414\6*2 = 800。 跑一下Super PI满足一下虚荣心。 七彩虹的网站做得不错(http://www.colorful.cn/)。但BIOS误读CPU温度导致关机实在是不可原谅。C61主板内存分频只能是整数,因此CPU主频应该配合内存能力选择适当的整数关口。PQI内存不光价格便宜,超频强悍,返修率也比金士顿低(已多次听说、见证同学的正品金士顿挂掉),可是越来越难买到了。

Posted in Computer and Internet | 6 Comments

梦见平静

梦见我们一席人在讲堂听课,有点像百家讲坛,但又更玄奥庄严,有点圣贤讲道的感觉。 大师们都是云山雾绕的,从来不一语道破,于是有了谜题。谜题很难,道理很曲折,但是我还是想出来了,令众家称赞不已。我暗自庆幸,心想梦中的思维太精妙了,一定要记住……结果一记就醒了。醒了就立刻忘了谜题和推理,只留下兴奋劲儿和结论:满足欲望只能从内心入手,只有内心平静才能求得正真的平静。(原话是五言对仗的,忘了) 什么是内心的平静?恐怕很多人只有满足了内心的欲望后才得平静吧?这岂不是绕回起点形成dead loop了?平静得于顺从本性。言行和反响顺应了“本心”,就满意了。倘若你的“本心”不会无限膨胀,你就平静了。(arrix曾说过:ego的无限膨胀是万恶之源) 张九龄有名句: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兰桂流香是天性使然,自然不会在意美人的采撷。君子修德进业,也是本性使然,而非为了博取赞誉提拔以求富贵利达。于是平静了吗?于是恬淡从容、超脱物外了吗?只可惜草木有心的假设过于唯美,这样的“本心”实在是千古难遇!《感遇·兰叶春葳蕤》是张九龄遭谗贬谪后所作的十二首《感遇》诗之一。得意时壮志豪情,失意时坚贞清高,根本就没有平静。 有的人选择了另一条路 – 修养自己的“本心”。修身养性、念诵经文、静心冥思。就连Stargate SG-1的编剧都知道meditation能通向ascension。触及了认知“本心”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收敛。 这个问题我们可能无暇过问了。但要记得我们是小孩的时候都应该问过这样的问题:“妈妈,我从哪儿来?”。还有的小孩儿会问:“那你为什么要吃掉我”?在最开始,我们是关心自己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