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由Mozilla面试想到的

今天看到一位Mozilla evangelist、JavaScript大牛一篇讲面试的文章。 他谈到教育、成绩、课外活动和年龄并不怎么重要。相反经验、主动性最重要。具体对口的技术特长会很有帮助。他很惊奇看到人们把课外活动、各种奖项写进简历。“我很高兴你参加了虚拟机器人大战竞赛,但是那和你能写出好的JavaScript代码有什么关系?” Mozilla的确和其他公司很不一样,不过在这些方面,大家是有共识的。学校教育和实际工作的脱节是人们长期争论的问题。从我的经验来看,学校培养良好的公共基础和专业基础是绝对必要的。至于实践环节的缺少并不是个严重问题,严重的是学生和老师的态度。很多学生抱怨上课讲的东西没有,很多老师过分强调基础、鄙视实用技术。如果态度正确,学校稍加引导,学生自己培养实践技能是没有问题的(至少在计算机、软件专业)。 John提到麻省理工没有教Web开发课程令人遗憾。Mike Fitzgerald很快在评论中说,从2008年一月开始,已经有Web开发课程了!还有竞赛活动 http://6.470.scripts.mit.edu/ 这是学校的态度。 相比之下,我们这里的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我也上过动态Web编程的创新课程,可惜教材第一页说JavaScript是Sun公司的。我选修过C++课,老师第一堂课就拿C++和Java对比论战,并得出很不辛的结论(当时大部分学生既不知道C++也不知道Java)。我真希望我们的高校能重树治学严谨的态度,从停止教授错误的知识和错误的态度开始。在此基础上再谈有深度有启发的专业理解和思想。至于实践环节,不能光靠给老师做项目吧。我很高兴看到很多高校已经有了明显进步(虽然退步的也很多),但在态度上,仍需大改变,尽管或许不合时宜。 我看到很多强悍的美国人硅谷角逐。强人如Facebook的Mark,个人能量巨大,单位时间内完成事情之多令人佩服。John Resig在他的领域也是这样一个强人。他编程、写书、开讲座、从事商业活动,忙得不亦乐乎,可生活中也不乏音乐、游戏、聚会、养猫、下厨和电视剧。这证明同样是每天24小时,我们完全可以做得更多、活得更愉快! 我们从美国人身上可以学到太多了,态度首当其冲。人活精神,从一个社会的精神面貌可以看出其巨大能量。即便是看两百多集的科幻肥皂剧Star Gate SG-1,也让我受益匪浅,甘愿和编剧一起庸俗、一起白痴、一起自嘲。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2008年小计

写给自己的。 自古英雄出少年。可惜岁月无情,转眼间我已二十好几。带着抱怨、希望、固执和忧伤,一个不关心政治的80后(if you say so)在睡眠中进入了2008。 今年是中国的奥运年。百年前曾有人提问“中国人什么时候能举办一届奥运会?”。而今算是得到了圆满的回答。只是实现这个feature的时间太长了。但我毕竟是不关心这些的,也不关心鸟窝和水缸。 2008对我是充满选择的,这也让我尤其为难。有时候没得选择反而是幸福,正如悲伤草原所说“当一个人走在绝路上,没有任何选择的时候,他往往是最自由的。因为他什么都不用顾忌,只管往前走就好了。当人有很多选择时,看似自由的人发而被选择本身所束缚。” 这样的话我以前也说过,只不过是乡土版:“拉车的老牛反而安逸”。 职业上,自动化显然对我已没有任何吸引力。原因嘛,一是理论已高度发展,二是我国工艺太落后。换句话说,没什么好玩儿的,玩儿起来也困难。看看日本平民玩的机器人那样活蹦乱跳,我几乎丧失了奋起直追的英勇。只好靠我的同学们加油了!嵌入式C、单片机也是枯燥无味的东西。就像是让人在被窝里打太极,在小米上画hello kitty,难度不小,也许价值也不小,可是距离geek fun太远太远了! 说道geek fun,也令我苦恼不已。我在去年曾经预测过一件今年做不到的事。不是我没有心,而是现实所迫。纵然我有成为hacker,发明LISP方言的邪念,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春风中也难以得逞。我曾经twitter过一个问题“As a developer, to evolve or to develop?” 其实这是一个双关语,先不谈在进化论中的双关,evolve代表满脸胡子的科学之路,develop代表研究设计模式、IE的bug和Ajax跨域之类的问题。也可以理解成:是该多给自己充电,还是该多做开发?Develop恰恰又有发展的意思。求生存发展之际,evolve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可能在2008年还得少一些car和cdr,多一些$(‘#button’).click(handler)。少一些entropy和singularity,多一些features.each {|f| littleman.implement(f)} 工作上,我目前在从事客户端编程。It’s been pathetically boring, but I am not apathetic. 原因以前说过,我有“源自历史和宇宙深处的活力”。我不需要从artificial subspace中获取zero point energy,因为the mind is a powerfu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